关于

小狐狸(逸真)

注意:一个无聊的小短篇,羽皇陛下变成小狐狸的二三事。


1

风天逸不见了。

消失了整整三天。

羽族上下险些乱了套,明日就是祭祀大典。

这是一年一度维护人族和羽族关系的盛会,如若缺席,有伤大雅,更是不利于两族和平。

没有羽皇的羽族犹如一盘散沙,大家急得方寸大乱,毫无头绪。

倒是素来懦弱胆小的羽还真冷静的提出了一个建议。

“我代替羽皇去。”话音刚落,大家都傻了。

羽族上下自然是知道羽皇和眼前这位关系不一般,至于哪儿不一般,大伙都心知肚明,也没必要点破。

这个烫手山芋搁谁谁不愿意抗,毕竟这种祭祀,关系到两族关系,一不小心就人头落地了。

人呢,在能自保的时候是绝不愿意逞强出头的,羽族也一样,这是通病。

不过大家都没料到以往存在感几乎为零,胆小怯弱还有点呆呆傻傻的羽还真能开这个口。

羽还真其实也很紧张,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无一见到的都是师兄弟们瞠目结舌的表情。

他咽了咽口水,紧紧捏了下手掌。

殿外忽然穿来了一阵叫声,像是某种动物的。

羽还真刷的一下回过头去,似乎再做心理建设,他深呼吸了两下,然后咬了咬嘴唇,快速的重复了一遍。

“各位师兄,我替羽皇去。”

一阵静默后,羽还真额头涔出了细汗,他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便被师兄打断了。

“那就交给你了。”

接着便是一阵附和的笑声,师兄仿佛怕他反悔,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我们羽皇没白疼你啊,还真师弟,有胆识,嗯,师兄看错你了。”

“啊?”

大家纷纷讪笑,搞得羽还真有些尴尬。

当然这尴尬持续不到一分钟,因为他们笑完就跑了,一个跑得比一个快。

羽还真:“..........”

 

2

羽还真躲躲藏藏的往山下走,他有点急,差点没踩着泥巴滚下去。 

心有余悸的望了望山崖,他决定放慢速度,但又怕家里的那谁饿了,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还是提起衣服快步跑起来。

忽然间他腰间一紧,一条火红色的尾巴正缠在自己的腰间,他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狐狸发出一阵鄙夷的笑声,跳到了他肩头上。

羽还真松了口气,向他敬了个礼。

没错,这红毛公狐狸就是堂堂羽族皇帝风天逸。

至于风天逸为什么会变成了一只狐狸,连风天逸自己都不明白了,他就更不知道了。

那日,他下山买书,没想到脚下一踉跄,就被半根粗壮的树枝绊了一跤,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晕乎乎的撞在一根树上。

他还来不及叫痛,就看见黑暗中有一双湛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等一下,这个眼神有点熟悉。

那狐狸好像还受了点伤,嘴里哼哧哼哧冒着气儿,尾巴翘得高高的,不过因为看起来太小,倒也没什么杀伤力。

羽还真伸手摸了摸它的毛,狐狸忽然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尾巴戳到了他的眼睛里。

羽还真吃痛松开了手,心想还是一只凶狐狸。

他果然还是喜欢软软的可爱的动物。

拍了拍身上的土,羽还真迈开腿走了。

等一下,为什么走不了。

回头发现那只红毛狐狸正死死扒拉着他的腿,见羽还真不动了,伸出一条尾巴把他整个人圈住了。

羽还真:“............”

那狐狸嘴里又开始冒气,好像很急的在说什么。

羽还真哪儿听得懂啊,又被尾巴禁锢住了,狐狸心情大概不好,越收越紧,他快不能呼吸了。

“等一下,咳........咳,狐狸先生,我们打个商量,你先松开我,我不好吃的。”

狐狸四处环顾了一下,鼻尖沾上了灰,爪子还受了伤,小小的挪了一步。

羽还真看他样子还挺可怜的,于是也不挣扎了,捏了捏狐狸的耳朵,安抚道,“你先放开我好吗?我带你去治伤。”

狐狸的尾巴松了松,呆在原地转了个圈,像是深思熟虑后,伸出爪子在泥地里写写画画。

羽还真从它毛茸茸的尾巴里探出个脑袋,一字一句读道。

“蠢、货,我、是、风、天、逸。”

最后一个字落下,羽还真被吓得打了个嗝,嘴巴都闭不上了。

他抬头看狐狸的表情,不可一世,鼻孔朝天,一副全天下我最吊的样子,跟风天逸简直如出一辙。

但是,风天逸怎么会是狐狸呢?

羽还真虽然读过很多志怪文学,但此刻这种情况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陛下?”羽还真试探的叫了一声,就看见狐狸蹦到了他的肩头,用爪子拍他的脑袋。

变成狐狸随便拍人脸的坏习惯也没改掉啊,羽还真叹气。

“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等一下,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你......我不能相信,如果你真的是陛下的话,我现在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狐狸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串白眼。

当然,以风天逸现在的行动能力,必须找个信任的人才能从长计议。

所以在羽还真一口一个“往左滚”,“往右滚”“跳起来甩尾巴”“刨土转圈”,最后甚至开始玩起来的时候,风天逸的爪子不留情拍在了他脸上。

虽然匪夷所思,但风天逸变成了狐狸这个设定,现在是不得不接受了。

 

3

把风天逸放在山下小屋治疗后,他等了几天,还是没有变人的征兆。

他带风天逸去看过大师,大师捋着他白花花的胡子神神叨叨的说,“天法自然,道不可变,一切等机缘。”

机缘个屁,要不是羽还真把它抱得很紧,风天逸当场能挠人一脸。

他们又去看了澜州第一神医,人家也是束手无策。

风天逸心里暗暗想,等他好了,一定派人拆了这神医的招牌。

这事儿不能伸张,更何况再过两日就是人族和羽族的祭祀了,羽皇若不出席,便会成为千百年来的笑柄。

别人会觉得羽族忌惮了人族,面子问题,风天逸怎会吃这哑巴亏?

于是一人一狐面面相觑后,风天逸伸出爪子,在羽还真的墨汁儿上按了按,随即开始写起来。

他让羽还真代替他去参加祭祀大典,点燃圣火。

羽还真笃定的说不去,风天逸差点用尾巴抽死他。

“陛下.......”羽还真哭丧着脸,被驳回。

最后不得不跟着风天逸潜入他的屋子,偷了他的典印,典印在手,祭祀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刁难他,只当他是陛下的委托者。

两人鬼鬼祟祟的回到清风苑,羽还真大口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风天逸从鼻子里发出一阵嗤笑,甩着尾巴踩在他肚子上。

羽还真的衣服上赫然出现了两个脏脏的脚印。

“陛下,我带您去洗洗吧。”羽还真抱起它来,带他去后山冲水。

风天逸的爪子很脏,之前还沾了墨水,羽还真洗的很认真,双手揉搓着他的毛,又小心翼翼怕碰到了他的伤口。

风天逸挺爱干净的,自从变成狐狸后,几天没洗澡了,这会儿也没折腾,安安静静的让羽还真帮自己洗澡。

“陛下,您是羽族,要变也是变鸟啊,怎么会变成狐狸呢?”

风天逸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听见他的问题心情一沉,把鼻子深深埋进草丛。

羽还真连忙把它抓起来,“哎呀,刚洗好,又脏了。”

风天逸在他手上乱蹬腿,羽还真把它托着抱起来,用手帕擦它的鼻尖,湛蓝的眼睛像是泛着光似的。

风天逸有些尴尬的别过脸去,羽还真把它转过来,“陛下您别乱动,还有一点就擦干净了。”

于是风天逸被迫跟羽还真对上了眼,不一会儿鼻子里就哼哧哼哧的冒着气儿了。

其实,当狐狸也有当狐狸的好处。

 

4

祭祀大典开始,羽还真跟白庭君互相敬了个礼。

白庭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羽还真回以他一个微笑。

师傅们在看见羽还真手里那个典印后便不说话了,大师尊跟二师尊躲在墙后偷偷咬耳朵。

大师尊:“这风天逸跟羽还真,有何关系?”

二师尊:“开了千百年来都没有的先例,你说呢?”

大师尊:“他俩难道......”

二师尊:“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大师尊:“结拜为兄弟啦?”

二师尊:“..............”

大师尊:“不是吗?”

二师尊:“年轻人在谈恋爱啊你个榆木脑袋!”

二师尊最后那句话有些响,刚好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正在点燃圣火的羽还真耳朵一热,差点从祭祀台上滚了下去。

风天逸躲在羽还真的书包里,见状无奈的将脑袋缩了回去。

祭祀结束,白庭君把羽还真叫到了暗处,欲言又止。

羽还真道,“白师兄,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白庭君想了想道,“风天逸他.......是否变成了一只狐狸?”

羽还真目瞪口呆.jpg

风天逸等了很久,羽还真才匆匆的跑回来。

他的爪子动了动,似乎在不满的说“去哪儿了?让本王等了那么久?”

羽还真掀开书包,摸了摸它的脑袋,高兴的说,“陛下,刚刚白庭君说他有办法救你。”

风天逸从里面钻出来,不确定的盯着他看。

“不过他让我去他那儿帮他做个机甲,可能要好多天不回来了。”

风天逸一爪子挠过去,羽还真被拍蒙了,呆呆的看着他。

风天逸钻进书包,一声不响的躲在了里面。

羽还真只得先打道回府,回去以后,风天逸用爪子写了三个字。

不许去!

羽还真挠了挠头发,“可是如果不去的话,陛下您就一直得是这个样子了,怎么办?”

风天逸索性不说话也不动了,躺在了书桌上,露出白花花的肚皮。

羽还真伸手揉了揉,风天逸舒服的蹬了蹬腿,然后抬嘴咬在了他的大腿上,狠狠一口。

好像在说,你要是敢去,我就咬死你。

羽还真叹气,如果陛下一直这样,他是不是一直得提心吊胆伺候它了。

 

5

最后还是没有去白庭君那儿,风天逸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羽还真给他揉肚子。

他觉得做狐狸最舒服的一件事儿就是不需要动脑子,每天被人揉揉抱抱就很舒服了。

但是只有羽还真的手揉起来最舒服,别人不行,咯得慌。

某日,羽还真带他去街上买东西吃,风天逸在书包里闷,便想探个头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结果就被一个小姑娘给看见了。

那人一口一个哥哥叫的甜腻腻,让羽还真无法拒绝,最后只得让她摸一摸风天逸。

妈的智障,风天逸在心里骂人,在那女孩儿揉他脸的时候抬嘴就咬了一口。

小姑娘被吓哭了,风天逸甩了甩尾巴,钻了进去。

羽还真:“.........”

风天逸讨厌人摸他,碰他,羽还真记下了,以后再有人觉得新鲜想要摸一摸他的毛,他便非常果断的拒绝了。

他这人生来就是软耳根,别人求几声便拉不下脸说不。

但风天逸讨厌的东西他是不会做的。

毕竟他不想看风天逸不高兴,他一不高兴,清风苑就会被拆了。

羽还真给风天逸递了碗汤面,风天逸嗅了嗅,一脚踹翻,表示伙食非常不满意。

羽还真无奈的蹲下来跟他平视,捏着他的爪子道,“陛下,这是我亲自做的,您多少吃一点吧。”

风天逸依旧哼了一声,但没继续踹。

羽还真收拾好了地上的垃圾,又去厨房做了一碗,端到风天逸面前。

“陛下,我加了个蛋。”

风天逸嫌弃归嫌弃,但羽还真脸上小心翼翼又饱含期待的表情,他不想错过。

于是他张了张嘴,羽还真一点一点喂他。

东西是真的不好吃,但风天逸全都吃完了。

羽还真很高兴的洗碗去,留风天逸一个人,不,一只狐在板上翻滚。

太撑了,难受。

吃完后,羽还真开始看书,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风天逸百无聊赖的到处扑腾,助于消化。

动静太大,羽还真看不下去了,只得放下书跟风天逸面面相觑。

风天逸见他过来了,便立刻躺平,用爪子拍了拍肚皮。

羽还真揉了一晚上,直到风天逸心满意足的蜷着身体睡着。

 

6

羽还真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些冷,便往身边暖融融的地方靠了过去。

风天逸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然后用尾巴把羽还真卷在里面,羽还真双手抱着它,将脸埋在他软绵绵的毛里。

风天逸有些清醒了。

羽还真眯了眯眼,更加肆无忌惮的把风天逸抱得紧紧的,保持着相互依偎的姿势。

风天逸用爪子推了推他,没用。

羽还真嘴里嘟囔了一句,“陛下,让我再睡一会儿。”

声音带着些许撒娇意味。

风天逸的爪子停在他脸上几秒钟,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动作温柔。

羽还真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脸,觉得有毛茸茸的东西蹭着他的脸颊。

温热的呼吸喷在他脸上,又痒又麻,但是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一点儿都不想动。

于是他轻哼了一声,双手抱住了风天逸。

风天逸被他又摸又抱弄得心猿意马,不禁暗暗的想,蠢货,负责撩不负责灭的蠢货。

 

7

羽还真还是去给白庭君做机甲了,偷偷的。

但是这东西做起来非常难,连羽还真都要花老大功夫才做出一个部件。

那天风天逸等了一天,也没等到羽还真回来。

他有些急了。

羽还真说他去看他母亲,下午就回来。

但是现在已经半夜了。

或许出事了?

风天逸在屋子里转了个圈,尾巴竖得很高,表情倏地冷了下来,他想也没想就出去了。

去了一趟羽还真的家里,人老太太睡得安安稳稳,屋子里也没有别人。

于是风天逸又急忙跑去了星辰阁,他有些怀疑是白庭君让他过去做机甲。

平时他是不屑去人族宫殿的,风天逸在门口抬了抬爪子,有些犹豫。

但羽还真不见了。

找到他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他溜了进去,白庭君正急匆匆的抱着一个人到卧室。

他一看,是受了伤的羽还真。

风天逸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扑了过去,拿尾巴抽了白庭君一脸。

白庭君吃痛,命人把羽还真送进去。

风天逸虽然变成了狐狸,还是一只小狐狸,但气势并没有变,光是站着,都有种让人惧怕的气场,白庭君虽然不怕他,不过这事儿是他欠考虑了,毕竟羽还真对他来说很重要。

风天逸没理白庭君,瞪了他几眼,便进去看羽还真去了。

机甲缺了一个部件,羽还真拿着它下山去找匹配它的材料,不知为何绕道往清风苑的地方走,途中碰到了觊觎这东西的流星阁,便打伤了他,欲抢走交给他们主上。

不过羽还真誓死抵抗,撑到了白庭君过来。

白庭君解释完了,风天逸鸟都不鸟他,只是认真舔着羽还真的伤口,连一个白眼都不屑给他。

白庭君很尴尬,但他有错在先,不得不接受风天逸的冷嘲热讽。

还好羽还真是皮肉伤,只是看起来严重,不然白庭君觉得人羽两族的和平共处原则估计今晚就要变成狗屁了。

风天逸吃了白庭君给的药丸,但是药效要一个时辰后才能见效。

于是现在他还是狐狸的样子,用尾巴把羽还真圈在怀里,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

白庭君莫名被秀了一脸,心说他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啊。

 

8

羽还真醒来后,发现被人抱在了怀里,他动了动身体,哎哟,疼。

转头看见抱着他的人居然是风天逸,吓得差点滚下了床。

风天逸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伸手把他捞进了怀里。

羽还真怔了几秒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噫?风天逸变回人了?

他有些高兴,伸手想摸一摸风天逸的脑袋,随即想到现在他已经不是狐狸了,不能妄自对陛下不敬,于是便有些失落的收回了手。

风天逸闭着眼睛等着羽还真给他顺毛,结果等了很久熟悉的动作都没有继续。

他睁开眼,羽还真缩到了墙角,不敢看他,耳尖还有些微红。

风天逸摸了摸自己的脸,哦,原来是变回来了。

气氛有些尴尬,还是羽还真先开的口。

“陛下,你肚子露出来了。”

“咳咳。”风天逸捂拳咳嗽了几声,拉了拉衣服,然后跳下了床。

气氛更尴尬了。

风天逸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依然有些渗血的腹部,略一沉吟道,“这什么玩意啊你拼了命的保护它,别人要你就给嘛,你是不是傻?”

本来羽还真打算陛下说什么他绝对不会还口的,但是这事儿触到他的原则问题,于是羽还真有些生气的回嘴道,“不行,这是我的科学发明,不能给别人,人家偷了抢了,拿回去作为他们流星阁的原创,这是抄袭!”

风天逸看他一本正经,振振有词的模样,无奈的捏了捏他的下巴。

“蠢货!”

羽还真又争辩了几句,“我们不能姑息抄袭的人......”

风天逸紧紧绷着下颚,忽然笑了,羽还真怔住了,发现风天逸正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他,深不可测却徐徐而来,似波涛翻滚,似星辰大海。

羽还真忽然有点脸红,伸手用被子盖住了脸。

风天逸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揉搓了一番,然后轻轻捏了一下。

“以后不会了。”

“嗯?”

风天逸在心里说,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9

羽还真觉得风天逸身体机能退化了。

做了一回狐狸后,人也不会做了。

易茯苓手受伤了以后没法儿吃饭,于是羽还真就帮着照顾她一些。

风天逸斜着眼看他们,一边看一边瞪易茯苓。

易茯苓讪讪的说,“我看我还是先走吧。”

羽还真说,“那怎么行,苓姐姐,你手还没好,怎么吃饭啊,我喂你吧。”

砰地一声,羽还真听见旁边一声巨响。

风天逸把碗摔了。

羽还真立刻顺毛,“陛下您怎么了?”

风天逸说,“狐狸当久了,不太会用筷子。”

羽还真诶了一声,“您不是早晨还吃了一大碗吗?”

    被踩了一脚后,羽还真抬头看见风天逸瘪了瘪嘴,猛地将筷子一放,“忘了。”

羽还真,易茯苓:excuse me?

 

10

自从变回人以后,羽还真跟风天逸的关系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不要说是摸摸碰碰了,连手都没碰过。

羽皇陛下心里苦。

真没处儿说理去。

某一天,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风天逸踏入了白庭君的宫殿。

白庭君看见他咳了一声,语速飞快。

“你既然有狐狸变回人的药也有人变狐狸的药吧给我一颗,额,一袋。”

白庭君:“..........”


ps:谢谢大家的红心,当然红心以外也可以留点评论呀。

评论(53)
热度(844)

© 6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