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逸真(风天逸X羽还真)

     

    羽还真是一个少年。

    羽还真是一个单纯努力热爱机甲的少年。

    他有一个攻于心计,骄纵狠辣的陛下。

    羽还真身份低微,为了生活不得不苟延残喘,做陛下底下的一条狗,挥之即来呼之即去。

    如若陛下高兴,他还能讨得几本机枢大人的旧集,开心好一阵子。

    读书使他快乐,他爱读书,他恨不得每天都泡在书堆里。

    可是他的羽皇陛下不让,每天只给他一页。

    他羡慕那些能在风天逸的威逼利诱下还沉稳如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人。

是他太懦弱了,他只能哆嗦着身体跪在风天逸面前,连头也不敢抬。

    他很怕风天逸勾着嘴角笑,一笑他自觉就要受罪。

    所以每回他都不敢看他。

    可是风天逸总有办法让他直视他的眼睛,捏着他的下巴,指尖在两颊揉捏,然后渐渐收紧。逼迫他不得不抬起头来,看到对方脸上玩弄戏谑的神情。

    羽还真很生气,他是读书人,是有文化的技术宅。

    最讨厌这种流氓行径。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他不过是人底下一条狗而已。

    于是羽还真学乖了,每次风天逸找他,他跪完了以后都特别自觉的抬起头来,心想这下总不会被蹂躏了吧。

    但是…...不说也罢,后来他想,大概这是羽皇独特的癖好,捏脸,容易震慑威严。

    久而久之他便接受了这个设定,只要能让他每天捣鼓他喜欢的玩意儿,风天逸不来找麻烦的时候,自己过得还是很好的。

    吃穿不愁,不受人欺负,安安静静的读自己喜欢的书,不能再好了。

    他有时候还会这么想,被逐出师门却阴错阳差的过上了自己真正想过的人生,这一切都是风天逸给的,该不该道个谢呢。

    但是道谢这件事情,比较难办。

    风天逸什么都不缺。

    当某一日气氛正好的时候他问风天逸喜欢什么。

    风天逸又带着那种意味深长戏谑逗弄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羽还真有点想缩脖子。

    刚想逃,便觉得后脑一紧,硬生生被人抓住了头发。

    羽还真被他扯着头发拉近,对上了风天逸的眼睛。

    其实,讲实话。

    风天逸的眼睛算很漂亮,在整个羽族里都没人比他更漂亮。

    吸取之前的教训,羽还真还是摸清了一点风天逸的套路的。

    要是表现出一副战战兢兢,害怕得要死的模样,他反而变本加厉,换着法儿的折磨人。

    于是羽还真大义凛然的抬起头,正直的看着他,反正他心里想,我什么事儿都没做,要是这样还欺负我,有没有天理啦!

    当然他腿不受他脑子控制,抖成了筛子。

    风天逸忽然放开抓着他头发的手,笑着走出了房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羽还真挺懵逼的。他今天特地穿了前几天研究出来的防护衣,怎么踢怎么打都不会疼的,专对付风天逸的残暴手段。

    就这样?

    呸,你还想怎样?

    后来,羽还真绞尽脑汁,还是送了风天逸一对会飞的翅膀。

    羽族不到20岁不能擅自飞行,但是风天逸好像很想飞。

    羽还真总能看见他把山里能飞的东西都抓起来,关在笼子里。

    自己不能飞还不让别人飞,真是太恶毒了。

    于是羽还真为了解救这些可怜的小东西,熬了三天的夜,才做成了一对翅膀。

    可惜风天逸并不买账,看到那对翅膀的时候脸色大变,吓得羽还真立马跪下来,大气不敢出。

    好歹是没摔了它,风天逸把俩翅膀举着,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终还是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脸,羽还真居然还有心思瞎想,这回总算不捏脸啦,改拍了。

    风天逸摸了摸他的黑眼圈,他真是吓得一哆嗦。

    后来,听羽族的其他师兄说,风天逸昨天带着那俩翅膀飞了,特别高兴,结果摔了。

    羽还真被水呛住了,自己做的东西不牢靠,害的堂堂羽皇摔倒,估计他现在正提刀提枪赶来问罪呢。

    他有点想再吃一棵天空草跑路了。

    那位师兄又说,羽还真,你看奇不奇怪,羽皇当着我们属下的面摔了一跤,居然也没发火,还挺高兴的把摔烂的东西捧回家,一点一点修呢,从没见他这么宝贝一样东西。

    羽还真:哦,诶?

    看来跑路的计划又得暂时搁浅了。

    有一天,风天逸把易伏苓找来看他了。

    羽还真很开心,他在星辰阁里唯一担心和在乎的人就是苓姐姐了。

    很快他俩就忘乎所以的聊了起来。

    风天逸咳嗽了一声,没人理他。

    苓姐姐,叫的挺亲热啊。

    风天逸在一旁酸的要死。

    羽还真还想继续跟易伏苓聊聊他最近的生活,便听见风天逸说了一句“你的庭君哥哥好像又吐血了哦。”

    然后易伏苓便急忙回去了。

    “很失望啊。”风天逸啧了一声,“还想继续啊,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羽还真说,“不敢不敢,是我打扰你跟易姑娘了。”

     风天逸想妈的智障,白庭君不吐血他也要吐了。

     羽还真怕他生气,抖着他的腿脚,过去掸了掸风天逸的衣服,被风天逸瞪了一眼后又缩了回去,支支吾吾的说,“有......有树叶。”

     风天逸伸手去捉他,羽还真微微低下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跟兔子似的,碰一碰还要缩着脖颈。

     “我对你怎样?”

      居高临下的话语轻飘飘的落到羽还真耳里,还没等他脑子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行一步,扑通跪了下去。

     带着颤栗回答,“陛下对我,是.....是.......是恩人。”

     “哦?”风天逸笑了笑,歪着脑袋看他,“我还以为你是不打算追随我了呢,怎么,有了小姐姐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羽还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风天逸又突然生气了,看样子好像还气得不轻,可是他哪懂为什么啊,风天逸的心思一般人怎么猜得透呢,于是他只能低声下气的求饶。

     原本设想好的硬碰硬战术在实战面前变成了狗屁。

     可是他也是会不甘心的。

     虽然这个时候他那点微不足道的不甘心比不过能心里被无限放大的怯弱。

     又或者,不止怯弱,还有些别的他不知道的东西。

     风天逸的手捏着他的下巴,仿佛一用力就能将他整个脖子扭过来。

     羽还真害怕的闭上了眼睛,料想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风天逸修长的五指捏紧了他的肩膀,然后一把把他拽了起来。

    “腿不要了?还跪?”

     羽还真这才想到自己今天没带防护用具,现在膝盖又疼又酸,刚站起来就差点腿软,风天逸嫌弃的扶着他的咯吱窝,踢了把椅子到他面前。

     羽还真不敢坐。

     风天逸带着怒意道,“坐不坐?”

     羽还真扑通一声坐下了。

     风天逸这才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羽还真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他,心想还不如不坐呢。

     过了一会儿,他看见风天逸蹂躏完了一个杯子,别过脸道,“以后就呆这儿,别见任何人,我会给你准备丰厚的藏书和机关,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羽还真心里委屈,但他不敢说。

    “今天带她过来就是见你最后一面。”

     羽还真插了句嘴,“那我谁也不见,您呢?”

     风天逸狠声道,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你说呢?”

     羽还真确实不知道,他要是说见呢,他心里糟心,要说不见吧,他怕人风天逸一个恼羞成怒就把自己给杀了,带着威胁的笑容说“我堂堂羽皇还轮得到你说见不见?”

     风天逸不耐烦得踢了一脚他的椅子,羽还真一踉跄,差点没摔,风天逸用脚把椅子勾到他面前,勾了勾嘴角,“见,还是,不见?”

     羽还真闭了闭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见见见!”

     良久没有人说话,风天逸不知什么时候放开了他的椅子,背手而立,羽还真看不见他的表情,却听到他似乎很短促地笑了一声。

    “行了,滚去学习,不把那机关弄出来,你就等着活活受罪吧。”

    风天逸这话带着他一直以来的命令口吻,一点儿也不友善,让人听着掺杂了几分寒意,却莫名让羽还真松了一口气。

    风天逸的喜怒哀乐他真是琢磨不透,算了,他这脑袋还是适合读书。

    羽还真把机枢前辈的旧集翻开,认真看了起来。

    可是很快他就破功了,他发现风天逸根本没走,正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羽还真抬起眼睛看了看,又迅速低下头,在书本间隙里又偷看了一眼风天逸,这人连眼珠子都没动过。

    天哪,羽还真想哭,这让人怎么看得进去。

    半晌,他深吸一口气,捧起书遮住了脸。

    默念,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ps:没粮自己动手,讲真,我是站羽还真X风天逸的。不过当然是等他黑化了以后我这么站滴。现在他还是太受了23333333

   

评论(41)
热度(285)

© 61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