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无题(老九门电视剧衍生)(一八/微副八/一八副小分队)


齐铁嘴觉得心里苦。

你说他堂堂一个齐八门长沙第一算,这些天非跟着他们张家二位大爷灰头土脸的在山头奔波来奔波去。

他图什么?

哦,是了,图自己一条小命。

虽然知道张大佛爷绝对不会杀他,但这人威胁人的本事,可真是炉火纯青,逮哪儿戳哪儿。

张副官看着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翻了个白眼。

“副官,我车上算了一卦,此行凶险,不宜三人行。”

“哦,那我下车,您跟佛爷一块吧。”

齐铁嘴:”.........”

语塞了良久,眼见耿直的副官一脚已经踏下了车,他咬咬牙,想最后一次掰回局面。

“副官,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你也是知道我本事的,我自幼窥天机,知天命,在九门里,我老八也算是鼎鼎大名,咱们退一步说话,我一个只会算命的读书人跟你们去沙里淘金,划算么?我一没本事二没钱的......“

张副官把窗打开了一个缝隙,身边的风呼呼吹进来,齐铁嘴一手压着帽檐仰起头看着他,表情那叫一个可怜恳切。

”佛爷说了,算命的要是敢不去,就一枪崩了他。“

齐铁嘴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耸下来,他唉了一声,缩着脑袋往回挪了挪。

张副官嘴里还在滔滔不绝说着”佛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佛爷说的永远是对的“ ,齐铁嘴瞥了一眼一本正经的张副官,用同样的语速把这些他早就听烂了的台词无声的念了出来。

”所以说,八爷您还是听佛爷的吧。“回头看见齐铁嘴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副官神色一敛,”您说什么?“

齐铁嘴两手一挥,扶了扶眼镜,往后一躺,”我还能说什么?开车呗。”

副官这才留出了笑容,吩咐司机继续往张府前去。

齐铁嘴也不是怂,他只是比一般人活得更明白一些。

知天命,便会损阴德,这世界上的东西永远都是相反相成,对立统一的。

他知道的比别人多一些,自然是要付出同等的代价的。

所以他一直以来就活得很小心,把自己置身于尘世纷扰外,不愿过多搀和这其中的门门路路,这世道已经非常艰难,淌一趟浑水,还能全身而退吗?

齐铁嘴又忽然想起了被武藤抓去的那几天,那人觊觎老九门的生意,又对付不了,便想出了一招阴棋,把自己捉了威胁他们。

当然被好好”招待“了一番,武藤个孙子把他吊起来,不给吃也不给喝,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拳打脚踢,就这么活活的绑了三天,终于等来了张大佛爷。

齐铁嘴虽然不愿意承认当张启山出现的那一刻,他心里确确实实犹如猛钟落地,踏实的不能再踏实了,以至于他还只是饱含热泪的看了他一眼,紧绷的身体便陡然松懈下来,呼了一口气便昏了过去。

太好了,终于能回家了。

他实在太饿了。

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副官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绑得太久,手脚都有些不利索,筷子掉了十次以后,他才懒得管什么读书人的修养呢,捧起碗就一顿猛灌。

”八爷,您慢点喝,厨房还有。“

副官给他又添了一碗,不经意的撇了撇对方脸上的伤。

没有注意到平时跟他不对盘,一见面就能掐个天昏地暗的张副官声音为什么忽然变得柔和起来,齐铁嘴往嘴里塞了个烧饼,问道,”你们佛爷呢?”

副官说,“佛爷在书房。“

眼见着齐铁嘴挪着酸胀的四肢一颠一跛的往外走,副官叫住了他,”佛爷说了,不要让别人打扰他。“

齐铁嘴叼着烧饼回头一瞪,”我是别人嘛我?”

副官一时之间想不到可以反驳的话,抬头那人就已经消失在屋外了。

刚走进佛爷的书房,他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窗隙里望了一眼,齐铁嘴便有些怔神,只见他的军服上沾染了浓稠的血迹,背部有一道弯刀似的伤口,还没结痂,不知为何又渗出了血渍。

他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感动还是感激,其实都不值得一提。

他听副官说了,他们佛爷因为去了南巷好几天,昨天才收到消息,知道你被抓,连饭都没吃一口就急忙赶去了,单枪匹马,甚至来不及带兵。

他说再多等一刻,八爷就多受一份折磨,他等不了。

齐铁嘴有些后悔,如果当时自己再硬撑一会儿,帮他干掉几个,他也不至于受伤。

大概是叹气声惊动了张启山,他迅速的拉好了衣服,警惕道,“谁?“

良久,齐铁嘴才恹恹的推门而入。

张启山松了一口气,将军服的扣子扣好。

“佛爷,我帮你重新上一遍药吧。"

齐铁嘴望了一眼被血浸红了的脸盆,又看了看额头满是细汗的张启山,不容分说的掀起了他的衣服,“佛爷,不上药会发炎的。”

“不用....”

“这次你听我的。“

说着齐铁嘴沾着冰凉软膏的指尖就覆上了他的后背,张启山起初被凉的一瑟缩,低头盯着那人乌青的右眼,并没有带他标志性的算命先生眼镜,脖子上也没有那块他嫌弃了很久的老土围巾,他弯着身子,张启山只能看见他头顶的发旋,还有因为睡醒不久而翘起的头发。

渐渐的,那软膏也就没那么凉了。

”佛爷,我知你英勇不比常人,身姿不凡,再来十几个武藤你都不放在眼里,但人终究不是神啊,你不是不做好万全准备不冲动行事的人么?所以,下次我再被这些个瘪三给绑去了,你就先搬救兵,找二爷啊或者你们张家军一块儿来救我,他们都以少欺多了,你还跟他们讲什么君子道义啊。“

张启山没有说话,将背挺得很直。

”我虽然怂,但我也是讲兄弟情义的人,你为了救我伤那么重,我真恨不得把武藤给剥皮了....“

张启山背手而立,忽然笑了起来。

”不会。”他开口道。

齐铁嘴:“??不会什么?”

张启山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又带着令人信服的笃定,“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会保护你的。“

张启山的脾气很硬,平常为人处世也很狠戾冷漠,对于齐铁嘴经常言语讥讽,左右没一句好话,以至于现在齐铁嘴听见他认真肯定的保证后,心里因为对方难得放缓语调跟自己说话而高兴,却没有料想到其中的深意。

车子停在了张府门口,副官先行下了车,齐铁嘴的思绪被拉回来,盯着门口的金色大佛像好一会儿才伸手指了指他的脑袋。

”张启山,你可得履行承诺。”

齐铁嘴即使知道这次非去不可,嘴上也要讨个安慰。

”佛爷,您看我这一没本事二没才华三没工夫的,去了是不是给您添堵啊?“

张启山伸手将他的围巾捋了捋,”老八,你有才不必过谦。“

“佛爷,你饶了我吧。”

张启山的手依旧搭在他围巾上,顺着围巾将他往前一拉,大概是心情好,他笑得露了个酒窝。

“这枚铜钱告诉我,你——必须跟我去一趟矿山。“

齐铁嘴拉耸着脑袋活像只被人遗弃的大型犬,张启山对上他的眼睛,幽深的,一汪乌黑的泽地。

张启山不由得伸出手将他的脑袋按了按,也只是那么轻轻一按,他咳了一声,挥手而立。

”早点休息吧。“

副官带着熟门熟路根本把这儿当自己家的齐铁嘴回了他常住的客房,忽的听见齐铁嘴问道,”你们家佛爷今天心情怎么这般好?“

”莫不是找到了媳妇儿?呀,我这家伙都不在身边,没法儿给他算上一算,可惜可惜。“

”对了,副官,你跟着佛爷也有好多年了,什么大家闺秀没见过啊?有没有看上的小姐?知道你脸皮薄,我改日帮你跟佛爷说一说,让他帮你说说煤,你看你一个大小伙子,每天正正经经的,就知道佛爷长佛爷短,别好歹给憋出病来了......"

砰地一声,副官把门关得啪啪响,齐铁嘴吓了一跳,正想继续把嘴里的话吐出来,只见那人瞪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目光,小声说,“不用你管!"

齐铁嘴吃了瘪,心想什么时候一个副官都敢跟自己大小声了,一定是他长得太慈祥了。

可这面相也不是说变就能变的呀。

怪就得怪他爹妈,要是生得跟佛爷一样,杵那儿就是一尊大佛,他还能这么活么。

要是到时候遇上不详的东西,他一定要狠狠的抱住佛爷的大腿。

次日清晨,张启山和副官等在山头,副官问,“佛爷,八爷会来吗?”

张启山听见很近的山头传来几声野猫的呜咽声,伴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他低头掩住了眼底的笑意,“会来。”

不多时就听见了清清朗朗的呼喊声,“佛爷,我来了!呼.....我来了!”

副官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人牵着一头小毛驴避开脏兮兮的土堆,一蹦一跳的来了。

抬头想在佛爷身上找到同样惊诧的共鸣感,却只在他眼里看见了习以为常的无奈。

副官默默闭嘴,不想说话了。

“这路可真不好走。”齐铁嘴赔着笑脸给自己的迟到找了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

其余两人并不买账,齐铁嘴又从他的兜里掏出了热乎乎的烧饼,往他们手里一塞,“就知道你们肯定没吃早饭,这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诺,别谢我,到时候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你们可别忘了我对你们的好啊。"

"驾——”张启山率先骑着马走了,副官二话不说跟上。

“喂,你们等等我啊!''

小毛驴自然是比不上马匹的,起初是新鲜劲儿没过去,齐铁嘴嘴上没把儿,说个不停,后来是真追不上了,又累又饿,恨不得就地打个滚,耍个赖,蹭一蹭他们的坐骑。

走在前面的两人同时回头,看见齐某人一边推着他的眼镜一边拉着他的围巾,气喘吁吁扯着他那头正在路边吃草而消极怠工的小毛驴,又气又急,脸涨得通红的模样。

”佛爷,你后悔带他一起来了吗?”

“........有一点。”

“呵呵。“

折腾了半天,总算是到了矿山附近,不过这里显然更不一般,浓重的雾气围绕着整座山,白茫茫的一片,让人连呼吸都不由得紧绷起来。

张启山正在思索哪儿出了问题的时候,忽然就被某人往前一撞,随后右手就被他搂住了。

”你们听没听见有人的声音?”

张启山说,“没有。”低头看了看被他拽皱了的军服。

当然很快,张启山就被打脸了。

几个鬼鬼祟祟的村民躲在了草堆里,被他们发现了。

“保护好八爷。”

张启山吩咐副官,便追上去。

雾越来越重了,甚至有些看不清路。

张启山一个人把他们揍跑了以后,齐铁嘴往他身边凑了凑,一看没什么危险了,便探出脑袋,声音也比刚才响了几倍,“你们有本事出来跟爷爷我打一仗!藏在那儿算什么英雄好汉!“

说完又钻到了张启山的背后。

副官嘟囔了一句,”怂。“

齐铁嘴怒了努嘴,朝他比了个不屑的姿势。

“佛爷~”

"嗯?“

”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儿冷?“

张启山看着他里三层外三层把围巾围得只露出一个眼睛,居然还觉得冷,不免有些想笑。

他应该不是冷,是怕吧。

齐铁嘴惊魂未定,呼吸也有些急促,换了个姿势继续潜伏在张启山身后。

”阿嚏——”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喷嚏,偷偷瞥了一眼张启山的侧脸,对方依旧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于是齐铁嘴又揉了揉鼻子,“阿嚏阿嚏阿嚏。”手脚并用的演起戏来,”哎,太冷了这天,我应该出门多加件衣服。”

张启山眯了眯眼,眼里闪烁着令人看不懂的细碎火光,一手把他拽到了身后,一手揽着他的肩膀,低低的唤了一声,”老八,跟紧了。“

(没看过原著但电视剧里很萌一八,所以就上班时间摸鱼写了一点自娱自乐,ooc的话请大家打我吧)

评论(14)
热度(327)

© 616 | Powered by LOFTER